国家环境保护工业污染源监控工程技术中心
行业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动态  >  行业信息

周勇:协同实现碳达峰目标和2035年现代化目标的策略研究(摘要)

发布时间:2021-12-15 13:32    浏览量:75     分享:

《科学与管理》杂志于20211126日通过网络首发形式,发表齐鲁工业大学(山东省科学院)二级研究员,山东省生态文明研究中心主任周勇的研究成果,摘要如下。

一、研究背景

该研究始于2021年初,当时主要是担心各省市在对待碳达峰时间点问题上,仍然按照过去习惯的国家部委提目标,各省为了资金或优惠政策而进行内部竞争的做法,造成不利的国际影响。

盲目提出过早碳达峰目标,要么到时间完不成,轻诺寡信,但这是极其严肃的国际政治问题,不允许各省市这么做。更大的可能是,延续甚至加码过去用顺手的行政类管控措施,导致更早隐性碳达峰,而对这种做法存在的更大危害性浑然不知。需要及时提醒一些地方和行业,不能为了完成自身的能源环境约束性指标或任务,就采取隐性压制企业正常经营、压制地方经济正常发展的作法,削足适履,硬性实现自己想当然的碳达峰目标,导致经济过早进入低速增长期,碳排放量过早进入平台震荡期,反而无法实现2030年前碳达峰目标,也无法实现2035年基本实现现代化的目标。

在国家前几年承诺2030年左右实现碳达峰的时候,山东省发文提出2027年左右碳达峰,比当时的低碳发展试点省都早。该文中也提出烟台、青岛2020年前实现碳达峰,而其他几十个试点城市,都没有比这个提法更早的,当然这也没有兑现。更有甚者,几个月前,碳达峰碳中和战略管理职能没有从环保部门转回发改委之前,环保部门据说曾对媒体表明,有把山东省碳达峰时间提前到2025年左右的想法,当然好多省市都是这么想的。好在中央及时制止了这种运动式减碳、比赛式达峰。

山东省的产业结构和能源结构比全国更加偏重偏煤,即使山东省的文件中提出和全国同步达峰,如果自身制定的各种政策措施导致隐性过早达峰,则经济增速会长期低于全国;经济总量会从第三退居第四;会导致山东省的碳排放量因为过早人为压制,而进入平台震荡期,后期的随机因素或意外因素也可能导致碳排放量反超前面宣布的碳达峰时间,反而无法确保2030年前碳达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目标,以及山东省现代化强省建设走在前,不可能实现。鉴于此,在山东省社科规划课题——山东省经济社会发展与能源碳排放协同研究课题基础上,进行了半年多的碳达峰相关研究。

通过碳达峰对经济增速锁定的量化研究、国际国内碳达峰规律分析、碳达峰类型分类、不同时间点碳达峰损益和风险分析等,提出协同实现碳达峰目标和2035年现代化目标的意见建议。

二、主要结论

该研究的基本结论如下:

1. 碳达峰时经济增速上限由碳排放强度下降速度锁定;

2. 碳排放强度降速则是由能源碳密度降速和能耗强度降速决定;

3. 碳达峰的主要类型有“自然增长+危机型”碳达峰模式和“平台震荡+随机型”碳达峰模式,经济增长缓慢是发达国家碳达峰后的基本规律;

4. 发达国家碳达峰多是因为经济危机或能源危机等,经济或生产力受到重创导致经济增速长期低迷、产业转移等被动达峰,而非平台期自然达峰;

5. 规模较大国家或经济体碳达峰与能源消费达峰多是同步实现,少量因可再生能源或核能实现错峰;

6. 过早碳达峰或能源达峰对经济增速有“强抑制效应”,假如全国2025年提前碳达峰,将导致经济低速增长,无法达成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目标;

7. 延续或加码过去累积起来的多重能源环境约束性指标,导致事实上的提前碳达峰,甚至是能源达峰,需要特别警惕;

8. 过度依赖行政手段,缺乏类似市场手段的弹性,不利于经济增长的“常态化潜能”释放。

三、确保实现2030年前碳达峰与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目标的建议

1. 中国碳达峰必须依靠绿色低碳和高质量发展,而不是类似发达国家需要生产力的被动遭受重创;

2. 采取透明的可预期的行政和市场手段,通过制造可控的“碳达峰风暴”,使2029年成为事先可确认的碳达峰年;

3. 确保能源达峰时间晚于碳达峰时间5~10年,是中国实现现代化目标的客观要求,是检验现行能源环境政策是否妥当的判断标准之一;

4. 在严控盲目新增两高产业产能前提下,完善和优化多年累积的能源环境约束性指标,防止过去多重累加的能源环境政策的惯性导致更早碳达峰导致经济增速过低,无法实现2035年现代化目标;

5. 为应对欧盟碳边境调节机制(CBAM),应逐步建立出口产品链相关的碳关税、碳税征收机制,扩大碳交易覆盖范围、提高碳价;

6. 各省市、各行业要制定协同推进策略,避免单兵突进,影响整体战略的实现;

7. 在制造透明的可预期的2030年“碳达峰风暴”,确保2029年碳达峰,并符合正常的环保标准前提下,2030年前让企业充分发挥现有先进产能。2030年开始,落实现阶段制定的可预期、透明的行政和市场措施,大量淘汰落后和相对落后产能,大幅度减少行业范围扩大后的碳交易免费碳配额,大幅度提高碳交易价格,征收碳税,确保碳排放前9位的省份、主要碳排放行业及全国在2029年达峰。

8. 其他省市或其他行业则应根据具体情况,在严控盲目新增两高产能前提下,碳达峰时间点宜早则早、宜晚则晚。

9. 避免各省市自行宣布其过早碳达峰时间,或继续沿用甚至加强5类能源环境类约束性指标的约束力度,导致实际上的过早碳达峰,最终导致全国碳排放量进入平台震荡期,难以事先确保2030年前碳达峰,也无法实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目标。


Insert titl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