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环境保护工业污染源监控工程技术中心
行业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动态  >  行业信息

为什么说“碳中和”是美元的末日?

发布时间:2021-11-15 15:11    浏览量:100     分享:

说到“碳中和”这个词,现在已经成为了经济发展、环境保护的核心词,不过在上世纪末它已经诞生了,只是最开始的10年并没有引起重视,当然了真正成为国际焦点也是在《巴黎协定》以后。

一开始,人们只把它当做一个环境气候问题,并没有在经济领域中深入研究、探讨,也是在08年金融危机以后,全球经济发生了巨大变化,而越来越多的自然灾害的发生也被证实与此有关,并且对世界经济产生了深刻影响,新冠大流行则加剧了两者的融合,自此“碳中和”成为了经济风向的灯塔。

现在世界主要国家都出台了各自的时间表,中国是在2060年,美国、英国、德国、法国、加拿大、日本等大多数发达经济体都是2050年,印度时间最长2070年,你一定想不到目前有一个国家已经实现——不丹,当然这是有特殊原因的。

进入主题,为什么“碳中和”与美元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并且预示着美元的“灭亡”。

这里从三个方面着手去说明这个论点:

1、货币层面

众所周知,美元奠定历史地位是二战以后的黄金本位制,虽然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带来了美元地位的下降,但锚定石油则在前者的基础上再度稳固且有不小提升,这与他当时没有对手(欧元)有关。

如果非要说能够带来威胁的就是英镑与日元,不过自从美国将英国从世界第一经济体宝座赶下去以后,英镑多次抬头,但始终不曾如愿,唯有日元在上世纪八十年有戏,且有取美元而代之时,被美国的“广场协议”拉下深渊,从此一蹶不振。

当时,欧洲这些“原始”资本主义国家一看不对劲,于是在1986年(广场协议后第二年)签了《单一欧洲文件》,提出最迟在1993年初建立统一大市场,然后就是1995年欧元的诞生。

至此,国际货币格局“一强(美)两弱(马克、日元)”或美元“单极格局”,欧元产生,出现了“两强(美元、欧元)一弱(日元)”或国际货币“二极格局”。

不过,面对看似强大的欧元,美元依然能够屹立桥头就与石油有着密切的关系,自 1997 亚洲金融危机之后,全球经济走出了一波牛市。尽管期间也有 2001 年的互联网泡沫的波澜,但是其余时间全球 GDP同比增长率始终维持在 5%上下,为近几十年最为繁荣的时间段之一。与此同时,近 40 多年的数据表明全球石油需求同比与全球经济增长高度相关。

所以欧元再努力依然没有撼动美元的国际地位,但是现在风向出现一些变化,上世纪最后40年,石油带动了OECD(经合组织,一个发达国家联盟)的崛起,而进入新世纪以后,以中国为代表的非经合组织国家崛起,加大了原油的需求,并且对原油的影响力节节升高,中国成为全球原油第一大进口国就是最好的证明。

给一个数据,从增量角度,过去二十年里,经合组织国家石油消耗同比始终围绕 0 点徘徊,而全球原油需求增长主要由非经合组织国家拉动。因此,由中国为代表的非经合组织国家的发展推升了当时全球原油需求的边际增长。

这种影响力会在未来的几十年越来越深,也是经济百年变局最深刻的变化,与此同时,碳中和会逐渐削弱化石能源的价值,首当其中就是石油,现在很多经济学家认为30年以后沙特如果依然是石油王国,有可能会成为“石油亡国”,所以现在不得不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并且也宣布在2060年实现“碳中和”。

美元的基石被撼动,就等于伤了本源,那么它又会选择哪些可替代产品?世界还能允许美元一家独大么,时代改变意味着原始终结,或许届时美元依然是主要货币,但影响力大大不如从前,出现多种货币共存的全球货币体系。

2、经济假共存

虽然在新冠疫情影响下,经济全球化出现一定程度的倒退,但向前的趋势不会改变,这可不是做啥学术研究,咱们举个例子。

当前最大的局面掣肘因素是供应链问题,有的国家没有商品可买,有的国家没有资源生产,有的国家运输遇阻等等,但这个问题应该辩证来看,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独特的优势,没有金刚钻,硬揽瓷器活就是在找死。

专业人士把全球话定义为资本、人口、技术合理流动、合理配置。就是拿日本来说,可以利用资本优势,技术优势带动全球话发展,但是人口行么,肯定不会,你想想全球世界各国净流入日本人有多少,就知道不可能,所以他只能发挥两种优势。

范围放大来看,南美、非洲更多的优势在于人口,你让他强行去发挥资本优势?不可能,一个比一个穷;发挥技术优势,有也极少,所以在这种历史大潮下,全球化不可能出现逆转。

回到主题来看,虽然美国现任政府一直试图持续融入世界,尤其借气候问题(可再生能源发展)拉拢搞“小圈子”,以但是殊不知早在2000年前,司马迁在《史记》中道出了真谛: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美国一旦利益受阻,根本不会考虑这些国家,要是在生死存亡之际更是抬头也不会看见,想想今年疫苗诞生之初的辉瑞疫苗,美国明确说了除非美国人接种OK,否则其他国家面谈。

当然这些国家也不都是傻蛋,他们会向有利自己的方向迈步,所以“小圈子”注定灭亡,这种经济联系是假共存。

回到美元,所有与美国搞“小圈子”的国家,没有不依赖于美元的,包括欧洲,去年疫情爆发之处,赶紧求助美联储互换货币,美国向欧盟,日本,英国,瑞士,澳大利亚等地区注了4500亿美元,但是反过来如果这些国家仍未美元信用不够的时候或者对其弊大于利时,美元相当于被抛弃了。

自然而然就能想到,如果美国先被从世界最大的经济体拉下马,美元危机第一层先爆发,并且若再推行所谓“经济怪圈(拉帮结伙‘发展绿色经济’)”,悖全球化而行,第二层隐患凸显,如果是这两种引爆点叠加,美元会真正灭亡的,咱们常说站的越高摔得越惨就是这个道理,唯一能打败美国的就是美国自己,说的就是这情况。

3、美元“自杀”

所谓美元“自杀”就是老生常谈的美国债务问题,虽然说现在美国国债已经烂大街,但买主依然“络绎不绝”,无外乎就是信任还在。但物极必反,国债总有尽头,即便借着华尔街那帮刽子手收割全球,也未必时时奏效。

来看美国财政赤字周期,美国财政预算内的赤字从本世纪开始就“一去不复返”,虽然都有回落,但一次比一次多,例如2007年第一次回落是3400亿美元,第二次回落在2015年,是4600亿美元,预计第三次回落在2024年,大约为8000亿美元。

这就意味着美国的国债发不停的时候,收入能力越来越低,未来某一天被逼着长期实行零利率,那么美国经济增长就陷入了瘫痪,国债吸引力就打打降低,美元也就无人问津了。

要知道与日本不同,日本的国债都是自己玩,而美国的国债超过四分之一是国外投资人在玩。去年美国政府一年收入3.7万亿美元,根据美国过去20多年收入测算,年增长平均水平为4.3%,但欠钱速度比这快多了,超过7%。

前几天有个著名公司做了一个测算,全球在2050实现碳中和,欧盟每年要投1万亿欧元,美国绝对不止这数了,相当于美国国债还要再翻一倍,达到60万亿美元水平,即便除去每年政府收入,国债预计也超过50万亿美元,对此,只能用于一句话来形容:美国国债无限扩张就等于美元慢性自杀

写在最后

当初川普为什么要退出《巴黎协定》,这与美元关系极大。要知道这位狂人可是美元爱好者,多次公开示爱。拜登则是极力在推可再生能源,并且和OPEC关系越来越差。

说明在美国国内,你让他投票说要不要发展可再生能源,至少七八成以上都赞同,但如果说到落地,和自身利益挂钩,就会出现分歧。

现在全球央行都在大力发展绿色贷款,唯有美联储不同,对此态度含糊其辞,显然是意识到了危机,在其购债体系中,只有国债和房地产债,虽然美国国债也部分服务了国内可再生能源,但寥寥无几,至于帮助其他国家和地区则更不用说。

一个货币的兴衰往往都是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美国成就了美元,美元也成就美国,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未来美元走了下坡路,也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了。


Insert titl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