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环境保护工业污染源监控工程技术中心
行业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动态  >  行业信息

高碳行业仍是经济增长支撑 双碳目标下征收碳税可能势在必行?

发布时间:2021-12-16 13:48    浏览量:114     分享:

“双碳”目标下,通过资本市场的力量引领产业结构转型,尤其是能源产业的低碳发展成为大势所趋。

面对这场挑战和机遇并存的“革命”,未来产业发展的方向在哪里?金融业应如何助力国家顺利实现“双碳”承诺?“减碳”重中之重的能源电力行业如何实现平稳过渡?

近日,在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国内低碳发展政策研究”项目组的访谈活动中,北京大学博雅特聘教授、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徐晋涛和华夏银行绿色金融中心营销室市场经理苏楠对以上问题展开探讨。

徐晋涛表示,今年GDP增长背后的主要支撑依然是高碳行业,但从长期来看,中国要实现“碳达峰”“碳中和”承诺,经济增长与碳排放脱钩是必然趋势。在苏楠看来,“双碳”目标向金融业和市场发出明确信号。金融机构在严格控制高碳行业资产增长、防范金融风险的同时,也要积极探索转型金融,以帮助高碳产业调整。

绿色发展也是中国市场的选择

据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的老师预计,今年中国的GDP增长率将达到8.5%9%。徐晋涛指出,由于中国的防疫机制较为完善,国内生产生活基本正常,因此部分疫情较严重国家和地区的生产订单都转移到了国内。

“这些客观条件致使对外贸易依然是今年GDP增长的主要驱动力,而背后的主要支撑依然是高碳行业。”徐晋涛表示,这既是能源行业今年盈利可观的原因之一,也是当前央地对于双碳目标的理解和行动不一致的主要原因。

不过,随着减碳在国际上逐渐成为发展大方向,高碳产品的贸易将不再是国家经济发展的主要贡献因素。积极调整产业结构,寻求绿色发展模式才有利于实现国家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徐晋涛表示,美国经济增长模式转型的“拐点”已经出现。一个原因是美国的金融市场监管完备性较好,第二个原因是页岩气革命带来的能源结构改变和能源消费结构多元化,使天然气大批量替代石油并挤掉煤炭,碳排放大幅降低。

徐晋涛表示,绿色发展不仅是中国政府对市场的引导,也是中国市场的选择。“中国人均国民收入已迈过1万美元门槛,各方面因素推动着国家发展模式的绿色转型。转型过程确实存在困难,但我国势在必行。”

金融机构会严控高碳行业资产增长

绿色发展离不开资金支持,产业的投资布局也要作出调整。苏楠直言,“双碳”目标给金融业和市场发出明确信号,金融机构会严格控制高碳行业资产增长,也要积极探索转型金融。

徐晋涛也表示,产业的投资布局需要摆脱思维惯性,在产业结构、经济结构、能源结构、用电结构等方面都需要作出调整。特别是对于能源产业的投资,应该避免继续投向煤炭等高碳产业,更多地考虑可再生能源和相关技术开发等绿色产业。

“绿色金融的主要目的是增加对清洁产业的投入,同时限制对两高项目的投入,引导产业结构的调整。”据苏楠介绍,金融机构早就开始探索实践与国际机构的合作,研究如何通过规则制定和风险控制引导社会资本自主流向低碳产业,尤其是支持光伏、风电等绿色电力资源的发展和应用模式的创新。

另一方面,苏楠指出,绿色金融不是公益行为,其主要作用是兼顾绿色和收益,发挥价值发现作用,提升绿色资本的使用效率。

转型金融也是对经济和社会效益的平衡,但由于目前国际上对转型金融还没有清晰的概念,因此还需要银行业探索。例如存量煤电等高碳产业所需的转型金融方面,可以把“节煤量”这类指标放在转型金融产品的标准体系中,从而在转型的同时实现经济收益可持续。

此外,金融机构应该采取更多有效手段引导更多资金支持,推进“双碳”目标实现。据苏楠介绍,金融机构层面,国际合作大多采用主权贷款的方式,国家的相关部门和国际金融机构也在对非主权合作的方式进行探索,未来官方和非官方的合作形式将共存;从实现“双碳”目标的角度来看,减碳目标不是唯一的约束条件,还涉及经济发展、就业稳定等方面,依然需要更多的顶层设计来保障“双碳”目标的实现路径是科学合理的。从这个角度来说,官方合作是更为重要和必须的。

中国征收碳税势在必行?

前不久,“拉闸限电”成为公众关注的热点。徐晋涛指出,“电荒”的本质是电力供需形势紧张。他认为,要想解决供需矛盾,从市场的角度来看,政府应该还原电力的商品属性,一定程度上解除其价格管制,实现电力产业自负盈亏,让能源电力产业通过市场的力量平衡能源消耗的方向和数量,提高能源和电力的使用效率。

真正需要政府干预的是产权没有清晰界定的环境负外部性——碳排放。徐晋涛表示,无论是碳税还是碳市场,目的都是代表民众向产生负外部性的群体收费,平衡社会成本、实现公平、并提高生产效率,引导资本尽快流向清洁产业。不过,在徐晋涛看来,电力行业及高碳行业要想解决碳减排的问题,他更倾向于碳税这一行政手段。

“美国采用碳市场作为纠正市场失灵的金融工具,但这不一定是中国减碳的出路。”徐晋涛说道。他认为,美国选择碳市场的原因是政府不愿向民众直接征税。但对中国而言,国内征税的管理体系和运作机制已较为完善,碳税可以依附于已有的征税体系,节省人力、物力和时间等成本。

徐晋涛表示,相较于碳市场中的资本通过交易中心自行运作,征收碳税可以作为地方财政收入的来源之一,有利于推动地方政府积极核查碳排放相关数据,以及监管缴税,保障真实性。同时,征收碳税可以由地方政府来转移支付,激励地方政府推动节能减排和发展绿色产业的积极性。

除此之外,徐晋涛表示,从外部环境来看,在今后的国际贸易中,各国对碳泄漏的重视程度会日益提升。目前,欧洲在做碳边境调节税机制,这意味着未来中国的碳价格需要与国际保持一致。而短时间内,我国依靠碳市场是没有办法在碳价格上与国际居于同一水平的,征收碳税可能势在必行。


Insert titl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