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环境保护工业污染源监控工程技术中心
行业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动态  >  行业信息

刘勇:对我国双碳目标的思考与对策

发布时间:2021-08-11 14:23    浏览量:97     分享:

2021年7月31日“中国国际金融30人论坛第四届研讨会”在上海召开,主题为“开放·绿色·合作”,研讨会由中国国际金融30人论坛主办,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和上海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承办。

国家开发银行原研究院院长、首席经济学家刘勇先生在研讨会上作了题为“对我国双碳目标的思考与对策”的演讲,以下是他演讲的主要内容:

一、中国有关“双碳”的国情

首先,对于“双碳”我们该怎么看?我的理解是,中国的国情决定了“双碳”目标实现的可能性。1965年到2020年这55年内,中国累计碳排放约为2100亿吨,美国2700多亿吨。

从中国和美国碳排放的对比,从2005年开始中国的碳排放超过了美国,成为世界上第一大当年排放大国,但我们累计碳排放量在世界第二位。十八大以来,我们更加重视节能减排,因此我们碳排放的曲线变成比较平滑的状态。

其次,我谈谈中国经济的发展和“双碳”问题。我们中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我们尽管经济总量大,但是我们人均GDP仍较低,距离发达国家还有很大的差距,列世界的第61位。

我们人均的碳排放量,列世界第41位,也不是最高,但是因为我们人数多,所以总量大。从能源结构来看,中国能源的结构是缺油、少气、富煤的状态。

以中国发展的资源情况来看,中国的煤炭按照2019年的产量大致可以维持463年,这是我们的基本情况。

二、对实现“双碳”目标的建议

第一,发展是我们的第一要务。中国要在2035年基本实现现代化,按照我们现在的预测,人均GDP要达到约2万美元,比2020年增加一倍,GDP的总量将达到200万亿。

我们要在2049年实现全面现代化,所以发展是中国一切目标之首。这要求我们避免盲目减碳,引用政治局会议的话:要统筹有序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纠正运动式“减碳”。

第二,我们对碳排放、碳达峰的重点在于碳中和。

第三,碳本身是资源,不要把它变成一个“过街老鼠”。当前中国的能源结构,煤炭减少是必然的,但是不可能按照现在许多人所言要在“十四五”期间使风光电的装机容量由5.3万亿达到12万亿千瓦。

不能搞大跃进、运动式的减排活动,但是要坚持节能减排和发展高科技。碳捕获、碳利用和储能将是我们未来科技攻关的重点。

第四,化石能源发展和安全问题。我大致分析计算,我们在未来碳中和的时候也会保持30%-40%化石能源的量,无论从发展还是从安全角度,都不可能用可再生能源全部替代化石能源。

第五,实现“双碳”目标需要金融支持。从2011年试点,到今年7月16号的开市,我们的碳市场从试点走向正式全面开市。

最近几天的平均日交易量也就几十万吨,而同期我们中国碳排放大致每天3000万吨,交易量和实际碳排放有较大差距,碳排放市场还需要长期发展的过程。

第六,在“双碳”过程中的“双循环”问题。这次政治局会议上专门提到,要坚定不移地共建“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

在此背景下,我建议,我们要建立海外的资源基地,面向全球的大宗商品,包括粮食、铁矿石、油气等,将海外资源与中国市场相结合。通过这种方式还能推动人民币的发展。

 


Insert titl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