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环境保护工业污染源监控工程技术中心
行业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动态  >  行业信息

地方“双碳”方案将密集出台:长三角领先一步,各省紧随其后

发布时间:2021-09-01 14:09    浏览量:112     分享:

2021年以来,碳达峰、碳中和的时间表和路线图等顶层设计正在中央推动下加紧制定,而地方层面,各省市的碳达峰、碳中和行动方案也在紧锣密鼓地研究和制定中。

8月,四川省林业和草原局印发了《四川林草碳汇行动方案》,提出到2025年,基本建立林草碳汇高质量发展体系,并支持四川林草碳汇参与国内外碳排放权交易。而此前,浙江省也发布了国内首个省级碳达峰碳中和行动方案《浙江省碳达峰碳中和科技创新行动方案》,将在2025年初步构建绿色低碳技术创新体系,大幅提升绿色低碳前沿技术原始创新能力。

截至目前,全国31省当中仅有上述两省明确落地了部分碳达峰、碳中和行动方案。不过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包括北京、上海、河南、河北等在内的各省目前都在加快制定相关方案。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将制定2030年前碳排放达峰行动方案。国盛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熊园等认为,各省碳达峰行动方案将于2021年下半年密集出台。

长三角领先一步

作为中国经济发展最活跃、创新能力最强的区域之一,长三角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行动中也走在前列。

根据前述行动方案,浙江将从科技创新领域入手,构建市场导向的绿色低碳技术创新体系,抢占碳达峰碳中和技术制高点。具体行动上,将瞄准世界前沿,强化低碳、零碳、负碳技术攻关,在可再生能源、储能、氢能、碳捕集利用与封存、生态碳汇等领域取得重大科技成果10项以上。建设10家左右以“率先实现碳达峰碳中和,推动区域绿色低碳循环发展”为主题的省级可持续发展创新示范区,建设10家左右绿色低碳高新区。

江苏省生态环境厅也于5月份印发了《江苏省生态环境厅2021年推动碳达峰碳中和工作计划》,要求推动构建“1+1+6+9+13+3”碳达峰行动体系,建立碳减排监测统计考核体系。尽管江苏尚未发布省级工作方案,但根据公开报道,相关举措也在讨论和制定当中。

上海市应对气候变化及节能减排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6月初发布了《上海市2021年节能减排和应对气候变化重点工作安排》的通知,提出建立上海市碳达峰碳中和工作领导推进机制,编制上海市碳达峰碳中和工作实施意见、上海市碳达峰行动方案,在2021年单位生产总值(GDP)综合能耗、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量分别比上年下降1.5%左右。此前,上海在“十四五”规划建议中还提出要在2025年实现碳达峰,较全国目标提前5年时间。

此外,上海还承担了全国碳排放交易市场的交易中心、结算中心的功能,是碳交易的“主战场”。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国家战略有望推进三省一市环境权益市场互联互通,建立统一市场体系,在全国率先实现碳达峰、碳中和。

哪些地区压力最大?

除了长三角地区以外,也有不少省市提出了在推动碳达峰、碳中和工作中取得了新进展。例如河南省已经审议通过了《河南省推进碳达峰碳中和工作方案》,地级市濮阳、鹤壁等也在进一步研究制定碳达峰碳中和工作方案当中;河北省印发了《关于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经济体系的实施意见》,提出到2025年单位GDP能耗下降15%,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下降19%,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提高到25%左右,非化石能源消费占比提高到11%。

熊园指出,不同地区的行动方案应会因地制宜,突出地方特色。比如浙江、北京、上海等经济相对发达的省份应会重点关注科技创新、结构转型等,河北、江苏等工业、资源大省强调工业绿色化。

海南绿色金融研究院副研究员马佳丽在研究报告中指出,由于中国疆域辽阔,各地区在产业结构、资源禀赋、科技水平和城市化水平等方面都存在显著差异,碳达峰对各地区的影响也不同。从能源消耗角度来看,工业部门属于能源密集行业,能源结构的转换使工业部门成本上升,综合来看碳达峰对东部和中部影响比较大;从碳排放量和碳排放权分配额对比角度看,碳达峰对河北、山西、辽宁、山东、新疆的经济影响最大;从能源供给角度来看,山西、陕西等地煤炭行业形势在好转,但是河南、河北、山东、安徽、江西等东、中部地区一些资源枯竭型、亏损比较严重的企业债务风险就相对更高,因为资产质量不足,减亏的空间有限。

对此,报告建议,经济增长迅速且产业结构还未形成重工业路径依赖的城市,应规划建立低碳产业体系,发展创新型绿色经济;人口流失、经济下行压力大的城市,应协调低碳发展与经济增长、就业的关系;对于资源依赖,且面临一定增长困境的城市,应提高资源的使用效率,构建多元化产业体系。

运动式“减碳”不可取

在各地纷纷提出减碳新举措时,也出现了一些“跑偏”的问题。日前,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孟玮在8月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指出,在“双碳”工作中确实出现了有些地方、行业、企业采取的行动措施不符合实事求是、尊重规律、循序渐进、先立后破的要求,例如有的地方、行业、企业“抢头彩”心切,提出的目标超越发展阶段。不仅如此,有的地方还“口号喊得响,行动跟不上”,甚至违规上马“两高”项目。

根据《2021年上半年各地区能耗双控目标完成情况晴雨表》,青海、宁夏、广西、广东、福建、新疆、云南、陕西、江苏9个省(区)能耗强度同比不降反升,10个省份能耗强度降低率未达到进度要求。

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出席坚决遏制“两高”项目盲目发展电视电话会议时强调,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坚决遏制“两高”项目盲目发展工作。各地区各有关部门要着眼全国发展大局,从讲政治的高度认识和理解这项重大任务。不符合要求的“两高”项目要坚决整改,增量项目要坚决严控,不符合能耗双控要求的新项目不能再审批。

清华大学四川能源院能源战略与低碳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李伟起此前在公开演讲中也指出,不同的城市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经济发展、工业化和城镇化都有很大差异。在国家提出2030年达峰目标后,各个城市要确定自身达峰年和达峰量,建立一个公平有效、可行性高的分解和考核机制。


Insert title here